+++

66我想PIA你……!!

+++

注意事项:
1.本问卷与实际国家/人物或事件没有任何关系
2.本问卷是根据日丸屋秀和先生的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所制作的二次创作
3.本人保留修改此问卷的权力
4.国名请务必回避,也请勿泛政治化


问卷拿走回答时请务必再重温并遵守APH网络礼仪

APH50问


1.请告诉我您的昵称。
06……將軍……還有很多你要么= =。

2.是如何发现A/P/H这个网络漫画的?
……看雜誌看到的= =。

3.请告诉我你「最」喜欢的配对(只能一组)
露中……【應該】

4.上一题忍耐辛苦了,请把其它喜欢配对的都一口气打出来吧!
……因為CP太多所以我也不知道我萌啥怎么辦。

5.你最喜欢的(男性)国/家?
阿耀。

6.承上题,为什么最喜欢他?
黑色長髮,而且是祖國。擅長料理……= =

7.你最喜欢的(女性)国/家?
801姐?灣娘?沒感覺……大概。

8.你有自己在进行A/P/H的二次创作(同人)吗?
……應該沒有。抓不住那種微妙感。

9.子法/英/米/希/意/神/圣/罗/马…这些小孩子里你最喜欢谁?
前麵的都沒見過喂= =。那就意呆好了……。

10.罗/马爷爷/古/巴/土/耳/其/法/国///这些大叔里你最喜欢谁?
……………………………………………………都不喜歡OTZ。

11.你最喜欢波/罗/的/海/三/小/国的哪一个?
= =沒感覺。

12.恶友三人和日/尔/曼组,你比较喜欢哪一组?
那就前麵吧,不知道后麵的是啥。

13.你最喜欢哪种法/国,是子法/若法/法叔/还是裸法或其它(请举例)?
都不喜歡……

14.你最喜欢哪种英/国,是子英/海贼/噗哩(不/列/颠)天使还是裸执事或其它(请举例)?
除了最后兩個……大概。

15.你最喜欢哪种俄/罗/斯,熊猫装/子俄或其它(请举例)。
都可以。

16.如果可以你想和哪个国/家发生一夜情,为什么?
作為一個初中生,這是不道德的。

17.如果可以你想和哪个国/家交往,为什么?
阿耀。因為有飯吃。

18.如果可以你想和哪个国/家结婚,为什么?
不要結婚哦……結婚很痲煩的。

19.本家的哪一个篇章你最喜欢?
都有啥?

20.你最喜欢本家有出现过的哪位上司?
沒出過吧。

21.本家的篇章中最让你印象深刻的配角(非国/家也不是上司),请说出此配角出现的篇章?
……什么阿?

22.國/家們誰曾經說個哪句話或口頭禪最讓你印象深刻?
亞瑟:不是LEARNED是LEARNT啊!!

23.本家漫画曾经出现过的武器,你最喜欢或印象深刻的是哪一把?
耀君的锅= =!【同66了】

24.你觉得本家曾经出现过的服装哪件最漂亮,请说出此衣服出现的篇章?
中華傳統服裝。……忘了。

25.你最想看到接下来哪个国/家被拟人化,为什么?
澳/门吧……【同66了】

26.所有有戴眼镜的国/家,谁你最想看他拿下眼镜后的样子?
隨便……沒所謂= =

27.请重新组织一个五人战队,你会组织一个怎样的战队?
耀君請脫離那群BAKA……OTZ。

28.喜欢上A/P/H后,你对世/界/史的想法是如何?
……好惡心= =。沒有改變啊OTZ

29.喜欢上A/P/H后,你对国/际/新/闻的看法变的如何?
滾你丫的【中美蜜月期】!!!!!

30.你会看哪些书来吸收世/界/史的知识,请推荐个几本?
……有的看就OK啊。

31.你心中的工口大使是谁?
= =隨便不是燿君就行……大概是法叔。

32.可以接受国/家/们在二次创作里多P吗?
………………不可吧,應該。

33.承上题,32题答不能者直接跳下一题,如果可以接受,你喜欢哪些配对?



情境假设题:


34.你现在面临一个很困难的问题,你会第一个找哪个国/家帮忙?
耀君……= =。

35.噗哩天突然出现,他说:「我可以替你制造一个奇迹,但是只有三小时。你想要让谁返回幼儿期呢?」
耀君……QVQ。

36.奥/地/利愿意为你弹奏一曲,你要他弹哪一首曲目呢?
出埃及記……【滾】

37.希/腊的猫/芬/兰的花鸡蛋/加/拿/大的熊二郎或法/国的皮耶鲁/日/本的波奇或其它(请举例),你最喜欢哪一只宠物?
滾滾。

38.美/国拿着听说很惊悚恐怖的鬼片邀请你和他一起看,你愿意吗,为什么?
不願意,因為他不是耀君我不萌他。

39.你现在非常的饥饿但是四周只有两家餐厅,你会选择英/国当厨师的餐厅还是瑞/典当服务生的餐厅?
后者= =。

40.如果英/国愿意亲你一下,你愿意吃他亲手做的菜吗?
不願意!!!

41.有一天你进到一间图书馆,发现里面每一本书的作者都是普/鲁/士,你会怎么做?
……睡覺。醒來就囬到現實了。

42.如果语言可以沟通,你想跟外星人或鲸鱼还是妖精当朋友?
妖精= =外星人太恐怖,鲸鱼还是算了吧~【同66】

43.你现在在舞会上,北/意/大/利和南/意/大/利同时邀请你跳舞,你要选北/意还是南/意当你的舞伴?
我不會跳呀【笑】

44.如果能当一日的国/家但是只有以下两种选择,你想当加/拿/大还是普/鲁/士?
阿普。因為很帥。

45.你不幸的被某国给俘虏了,你宁愿给俄/罗/斯拷问还是白/俄/罗/斯?
= =誒?耀君會來救我的【滾!!!】

46.时值二/战,轴/心/国和连/合/国同时对你提出邀请,你想加入哪一边?
后者,前者沒耀君。

47.如果可以你想成为哪个国/家的弟弟(妹妹)?
耀君。有好東西吃。

48.有想对本家大魔王说的话吗?
請讓耀君多多出場,非常感謝。【鞠躬】

49.有想对问卷制作人说的话或抱怨吗,也可以对自己说一句话。
題好多。
別開學。

50.最后请对A/P/H展现你的爱,请大吼一句话!
耀君我餓了……【不對】

+++

我胃疼了寫完這個。

+++
2009.08.13 Thu l 雜七雜八。 l 留言 (1) 引用 (0) l top
+++


題目實在找不到了。那啥。

阿念同學既然你今天生日就不要音訊全無謝謝= =。

這東西的髮展很莫明其妙所以現在隻是拿來試看……我想改!!!【滾】

以上。開始放文。


+++


街頭魔術。[CP:六道 骸×雲雀 恭彌。]


一。

有人曾經真正相信過魔術嗎。
相信那些穿着深色西裝的人們在舞臺上從高高的禮帽中捉出一隻兔子,扯出許多彩帶,最后一大群鴿子從帽子中呼啦啦地一齊飛出來全部都是因為他們懂得魔法的關繫。
隻是相信着這些的時候,人們都還隻是處于那個喜歡着一切童話並且相信它們都是現實的年齡。
然后人們的堅信就會隨着年齡像樹的年輪一樣一圈圈漫開時漸漸被衝淡,直到完全泯滅。就像自然界中的氧循環和碳循環那樣無聲無息。

不過也有人從不相信過這些。
因此,他們的生活也不會被時間的波瀾所衝刷,一直都和秋天的天空一樣平靜。


二。

雲雀恭彌從早上開始就覺得四週的氣氛有些過于古怪,出于對二氧化碳這種化合物天生的敏感神經,他覺得在並盛的某處一定有一個很大的群聚活動正在進行。
坐在教室里等群聚者自動出現當然是不可能的,因此雲雀恭彌掃了一眼寫在黑板上的課程表,確定了下一節是由外教上的沒什么意義的口語課后就做出了決定。

翹課。

五分鍾后,他便站在教學樓頂的天臺上,在網狀的護欄處用目光在每一條街道上巡邏。
對二氧化碳過分敏感的神經拽着雲雀的視綫讓他看到了他最厭惡的場景——群聚。

雖然那個大型群聚的地點距離並盛中學兩個街區多一點,也并不難看到群聚者的中心——一個異國人正微笑着在表演着什么。雲雀恭彌覺得那個人剛剛好像是從一個帽子里拿出了什么吧,然后就見到週圍的人群立刻騷動起來了,一波一波的像湧起的海浪。
街頭魔術嗎。雲雀撇嘴。
雖然要打交道是很痲煩的事,但是群聚就一定要去禁止才行。

這么想着的雲雀不快地轉身走下樓梯,搭在肩膀上的外套隨着他的動作在空氣中劃出一陣余波。


三。

等到雲雀恭彌到達群聚地時,口語課已經結束了,于是他索性直接翹掉今天全部的課程。因為再上一節課就是中午了,而下午他要在天臺上睡午覺。
也許是因為過了上學和上班的熱潮,路上的行人明顯少了很多,雲雀在教學樓頂處看到的那個異國人現在正在收拾之前表演用的道具。
黑色的高禮帽,正蹲在地上東張西望的紅眼睛黑兔子,看上去像是代替鴿子用的貓頭鷹,還有立在一邊用處不明而且長得很像魚叉的三叉戟。
与前兩者極不相襯,而從后兩者看來又是必然現象的是,剛才群聚的造成者——那個街頭魔術師穿着軍綠色的校服,一頭深藍色短髮,隻是不知道為什么在腦后頂上會有幾撮頭髮翹起來,有些長一點的髮梢卻又軟趴趴地垂下來,隨着少年的一舉一動而有節奏地晃動着。
雲雀恭彌突然開始猶豫是不是真的要去和這樣的一個怪人打交道,雖然不好的預感他已經産生了,但他還是沒想到自己的人生已經有一大半毀在了這個天空明朗的上午,認識了那個少年之后。

努力打消了臨陣退縮的念頭,雲雀走上前去。
註意到有人在自己徬邊后,藍髮的魔術師轉過身來。看到站在面前的竟然是一個比自己矮了十公分的黑髮(美)少年,但在一對鳳眼里卻明顯充滿了淩厲的氣息,少年便一下子笑了出來。

「誒……有事嗎?」

略微想了一下后,魔術師先打了招呼。
雲雀恭彌有些惱火。

「……群聚在並盛是被禁止的。」
「……哈?」

魔術師明顯是沒反應過來……或者說是真的沒聽懂。
雲雀恭彌攥緊了垂放在兩腿邊的拳頭。

「我是說……你在這裏錶縯魔術吸引很多人來看這件事在並盛是被禁止的。」
「哦……那個啊……」
「……還沒明白么。」
「不是啦。但是為什么呢,難道你是這裏的城管先生嗎?」

雲雀恭彌覺得自己頭上如果有青筋的話,那么它現在一定已經爆出來了。
但是藍髮的魔術師卻仍然微笑着,這個人真有趣,他在心裏想。

「……我當然不是城管!!你到底有沒有聽懂我在說什么啊?!」
「有聽哦。」

魔術師笑着把手搭到雲雀的頭上,一下一下地把某根不聽話竖起來的頭髮順下去。
因為事態緊急,雲雀恭彌突然不知道再說些什么好。因為他突然髮現自己在一個莫名其妙的狀態搭上了一個莫名其妙的變態。而這種情況以前從來沒有出現過,所以他現在不知道該做些什么。

「我是六道骸,你的名字是什么?」
「雲雀恭彌。」
「那么雲雀君,對魔術有興趣嗎?」

雲雀恭彌覺得,自己已經徹底在被眼前這個自稱六道骸的變態街頭魔術師牽着鼻子走了。不過事實證明,跟這個人說話時分心是絕對不被允許的,因為雲雀恭彌的思維一直在腦內自行對六道骸進行人道毀滅,導緻他在無意識的狀態下回答了六道骸的問題,現在還必須觀看他的街頭魔術現場錶縯。
也許那時候的預感是他十五年來最精準的一次吧,雲雀恭彌不由得這么想。

但是在他外錶髮呆髮愣內心思維活躍時,六道骸已經開始了他的魔術。
沒有任何道具的魔術。

雲雀終于回過神來。
六道骸雙手合起,靜止一會后用異國的語言很輕地說了什么,雲雀沒有聽清也沒有聽懂,隻是覺得在他說話那一刻,他的氣息突然變得非常的柔和,異色的雙眸中流動着和之前不同的光。
當他緩緩將手掌自內而外地張開時,一陣風吹過去,灰白色的雲層向一邊涌去,灑下取代光的影。
雲雀恭彌覺得眼前一晃,不由得半瞇起眼睛。
他隱約能看清,六道骸攤開的手掌上坐着一個黃色的圓滾滾的雖然很小但是的確是有一對翅膀的小傢伙,大概是一只鳥。
對于圓球形的物體向來沒有抵抗力的雲雀這次也不例外,他已經完全忘記了捧着鳥的人而徑直伸出右手食指,將那只小鳥的身子翻了個個,兩個小爪子對着天上。

「喜歡的話,可以送給你哦。」
「……你想收買我?」

雖然下意識地駁回了六道骸的提議,雲雀恭彌的視綫還是一直停在那個球形生物的身上。
六道骸臉上挂起了無奈的笑。

「啊啦啊啦,因為你好像很喜歡才這么說的喲。不想要的話就……」
「唔,那好吧。我帶走它了。……但是你還是不能引起群聚,否則的話,咬殺。」

雲雀恭彌毫不客氣地將那個球形生物捧起來放到肩膀上,剛轉身邁出一步又回過頭來,鳳眼里透出狡黠的光。而六道骸仍然是意味不明地笑着,這次什么也沒有說。
不過有了新主人的那個小傢伙倒也不怕生,熟悉了雲雀的氣息后它便更加活躍了,開始用身上的絨毛去蹭雲雀的臉頰。很癢,但也很舒服,雲雀這么覺得。他想給這個小傢伙取一個名字,但是這種事情他以前也從來沒做過,所以他現在稍微有些困惑。
該叫什么呢。長得這么圓像顆豆子一樣……就叫雲豆吧。
似乎是個不錯的名字呢,對鳥來說。
這么想着的雲雀,就這樣在心裏決定了這個小傢伙的名字。
雲豆。


四。

大概飼養了雲豆一個月之后,雲雀恭彌第二次見到六道骸。但實際上,若不是午休時在去學校天臺的路上聽到了幾個女生嘰嘰喳喳相互傳信的內容,六道骸這個人早就不知道被雲雀恭彌什么時候忘得一幹二凈了。

「他們說校門口那有一個外國人在表演誒,去不去看看?」
「誒誒?男的女的?」
「是個超~有氣質的男生哦!!而且還染了很帥的藍髮~!」
……

剛好停在走廊窗邊的雲雀恭彌聽見了這段八卦消息,便順勢從窗口向校門的方向望去——其實本來他是懶得管這件事的,因為老實說這事和他沒關繫,他也不覺得六道骸這人跟他有什么關繫,況且一開始他還沒意識到自己校門口的那個人是誰。
但是等他看清狀況之后,事情就變得與他並非毫不相幹了。
應該說,雲雀恭彌覺得自己必須去把六道骸趕走,因為他就在自己的眼前造成了一次群聚。還是幾乎學校大半部分學生都參加了的。

綜上所述,這一天就髮生了“雲雀恭彌与六道骸第二次相見”這件事。


五。

「難怪我突然覺得有些缺氧,原來又是你啊。」
「喲。好久不見,雲雀君。」
「難道我上次還沒有說清楚嗎,在並盛群聚是禁止的。」
「嗯,我知道啊。」
「你故意的?就那么想被咬死么。」
「別這么說嘛。我也是找了很久才找到這裏的耶。」
「哈?」
「因為城管局的人都說不認識你呢,不過局長先生的女兒告訴我說你是在這里上學呢。真是個可愛的女孩子呀。」

雲雀恭彌突然覺得自己未來的人生已經被面前這個神經扭曲的傢伙給潑了一桶墨,一點光明都沒有了。為什么他就一定要當城管啊。
但是六道骸仍然笑容滿面地服務雖然被雲雀趕走了但是還在不遠處觀察敵情的女生。

「哦——那么可愛的話你和她結婚好了。」
「啊咧……可是我還沒到法定結婚年齡呢。而且雖然她很可愛,但是我對她沒興趣啊。話說雲雀君是你在髮熱嗎怎么突然那么熱……臉也好紅哦。」
「……你個草食動物給我滾回你的國家去!!再讓我見到你絕對要咬殺!!」

愣了三秒才明白六道骸說話的意思,雲雀恭彌把自己能想到來錶達自己的憤怒的詞語全部找了出來,一股腦地朝他扔去。然后轉身開始往回走。
果然當初就不應該搭理他啊……真是愚蠢。雲雀恭彌不由得開始后悔了。雖然從六道骸那裏得到的雲豆確實是非常可愛,摸起來毛茸茸的也非常舒服,但是六道骸本人真是……他覺得自己從來沒有見過比那更差勁的人。

一直沉浸在憤怒中的雲雀恭彌并沒註意到週圍學生們的目光,也不想去天臺了,便徑直回了並盛風紀委員長辦公室。
在他轉身要關門時,才髮現自己真的是太大意了。

「……你怎么在這。」
「誒?因為雲雀君你突然轉身就走掉了啊,所以我就跟過來了。」
「……我不是說不要再見到你了么。」
「有嗎?剛剛在下面你說的最后一句話沒聽清,我的日文還沒有那么好所以別說那么快啦。……誒你怎么了?」
「……你少裝蒜了。那句話那么重要居然沒聽到……我可不想再說一遍。還有這是我的辦公室你可以出去了。」
「很重要?你說了什么?難道是說喜歡我嗎?」

雲雀恭彌第一次覺得學好國文原來是這么重要。至少在跟別人擡杠時還是非常有用的。

「誰會說那種話啊,而且我是男的,難道你不知道嗎。」
「我知道啊,不過沒關繫吧。雲雀君你很有趣啊。」
「你那是什么邏輯……喂你在幹什么?!」
「沒關繫哦,門我已經鎖上了。」
「哈……?什么亂七八糟的……咬殺!!」
「啊啦啊啦,隨身擕帶這么危險的東西可是不好的啊。就算是拐子打人也是很痛的喲,萬一打到自己了怎么瓣?」
「食草動物擔心自己就好,我看……你——?!」
「別那么吃驚啊,我是魔術師嘛,難道你忘了?」
「……你到底想幹什么?」
「唔。應該說是……」

六道骸頓了一下,然后被他壓制住的雲雀恭彌看到他異色的眼眸中頓時充滿隂險的光。和一秒前的溫和完全不同。那種感覺,就像是餓了幾天的狼盯着剛剛被捉到手的羊一樣。
雲雀恭彌突然覺得心底開始微微髮涼。他瞥向三米外的地面,剛剛還被他握在手中的一隻鋼拐現在正安安靜靜地躺在那裏,另一隻剛好從開了一半的窗戶那飛了出去,也許砸到了哪個倒霉鬼的頭上。但是那些已經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他確定現在自己面前的這個人是個變態。

「吃點心吧。」
「哈……?唔……你這變態……」

接下來髮生的事情因為坐在這記錄的人墨水不足以及年齡不夠,故略過。
偶爾有兩三張被隨意堆曡的文件從書架上飄落下來。



+++



FC2你以為妳是BD?!怎么誰都愛吃格式!!把我格式還來啊混蛋!!!



+++
2009.07.23 Thu l |阿念生賀|KHR|骸雲|街頭魔術。 l 留言 (0) 引用 (2) l top